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拍案说法 >正文

重生家中宝最新章节_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章 泡脚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时间2019-05-14 来源:厦门新闻网

  核心提示:阳春三月,夭夭碧枝,皎皎风荷,暖风熏醉,染了春扉。安静的午后,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,轻轻的敲打着心语,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,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。初春的日头,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,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...
 

    一顿饭都吃的心不在焉的。田嘉志看着田野心情不好,都没敢让两孩子在田野跟前多晃悠。

    等把两孩子哄好哄睡着了,田嘉志才过来哄媳妇:“放心吧,咱们家孩子我心里有数,能怎么惯着他们呀。这是他们还小呢,你等在大点,懂事点,我就下狠心收拾他们。”

    然后跟着说道:“你管孩子我不插手,铁定不插手,不过那也得孩子犯错呀,这不是两孩子没犯错吗。”

    田野翻个白眼,懒得搭理他,把两孩子的两双小鞋子,拿到炉子边上烤着,爷三出去一圈,孩子的棉鞋都湿了。

    田嘉志的臭鞋就算了,田野那是真的嫌弃。听小时候不好好管孩子,听铁窗泪的时候,都没地方后悔去。不得不说,田野的心情被丢鸡蛋的事情给影响了。

    田嘉志自己有自知之明,没敢在田野跟前瞎嘚瑟,瞎吃醋。

    默默的换上家里田野自己做的棉鞋。把棉胶鞋拿外屋去了,还特意放下门帘子,关上门,隔绝外面同屋里的空气。

    田野心情好点,这脚丫子这么臭得治,田野早就准备好了,趁着这几天有空,田嘉志没有那么多的训练任务好好收拾收拾这双臭脚。

    出去端一盆热水进来,整个家里飘着浓浓的草药味。

    田嘉志:“谁病了辽宁哪个医院治疗癫痫最专业,我就说怎么今天院子里面都是草药味吗。”

    田野:“你泡脚的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我泡脚还用这个做什么呀。”已经变脸了。

    田野:“你这脚这么臭,不得泡泡药材呀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痛心疾首的怨怼田野:“就因为我脚臭你就让我泡药材,你这是多嫌弃我呀,啊,哪个爷们脚丫子是香的,这叫什么,这叫男人味。”

    田野:“难怪那么多的男人打光棍呢,男人味太重了吧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气急败坏,整个团部多一半的臭脚丫子,谁家还特意用草药泡脚除味呀:“田野,你。”

    田野都不跟他废话,药材都开了,你还矫情什么,一下子就把人脚丫子给按水盆里了。

    田嘉志烫的直吸溜。

    田野:“得了,我在外面都兑好了,不烫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龇牙:“你试试,你试试,你这女人,你诚心的呀。”

    田野真的用手试试:“真的不是很烫,能接受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怒吼:“我这是脚,不是手。”

    田野把手松开了,忘记了,手跟脚的耐热程度可能稍微有点差距,不太好意思的看着田嘉志:济宁癫痫治疗到哪家医院好“咳咳,趁热多泡泡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双腿抬起来,脚丫子悬空,怒瞪田野,再烫他就满脚大水泡了。

    田野咬咬牙,理亏呀:“你怎么那么矫情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委屈,谁矫情呀,不就是脚丫子有点味吗,你还嫌弃的当病治了。说白了那就是嫌弃他。

    眯着眼睛看着田野:“不说爱屋及乌吗。”

    田野黑脸,那就要忍受臭脚丫子么,反正刚才也没有烫坏,恶向胆边生,一把又给田嘉志的腿按下去了,泡着去吧你。

    田嘉志:“你,你,你诚心的。”

    田野:“加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哼哼着鼻子认了。因为臭脚丫子,因为媳妇没有爱屋及乌,头一次,田嘉志背对着田野睡了一夜。

    让田野说这就叫矫情了。没听说过不让嫌弃臭脚丫子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田嘉志起床这股气焰还没压下去呢。田野真是信了他的邪了。直接甩给他一双泡过草药汁的晒干的鞋垫:“垫上。”

    不服从就镇压,田野感觉最近力气特别充沛,那是不介意跟田嘉志一块到雪地里面青春浪漫一把的,说白了就是滚一圈。

    田嘉志咬着馒头跟咬仇人一样。

 &nbs女性长期服用奥卡马西平会不孕不育吗p;  到了连队那边,田嘉志周边老远的就飘着一股子的草药味,大刘营长:“哎呦,虚了,媳妇才来多久呀,这都药补了,补肾的。早治疗早见效”

    没见过这么怨怼人的,多大的仇呀。你才肾不好呢。

    田嘉志磨牙:“我媳妇心疼我,专门给我进补的。”

    边上的二连长:“那就相当于弟妹嫌弃你呀,不然用得着补吗,兄弟不给力呀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气的鼻子直哼哼:“腰好,肾好,哪都好,嫉妒去吧你们,是不是想要补补找不到大夫不好开口呀,没事我帮你们问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一对二没落下风。关键就是,人家确实有媳妇心疼,看看把他嘚瑟的,都肥成猪了,还进补呢。

    大刘营长:“你这肚子要舔出来了吧,匍匐的时候,是不是都趴不下去了呀,悠着点吃吧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甩袖子走人了。一群看不得他好的。

    剩下几个人抹抹嘴:“就他有媳妇,这还动不动就补上了。”

    那边:“哼。”然后拿着从田嘉志桌子上顺来的豆腐干,肉干,干巴巴的嚼着。

    就没见过哪个老爷们还桌子上,口袋里面不断零嘴的。这是媳妇吗?这都赶上妈了。

    你说这小子的媳妇要是比他大还能怨怼两句,偏偏人家小媳妇小儿癫痫的症状水灵灵的,比这小子还小呢,这么怨怼过去,他们哥几个都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所以这不是处处都招人恨了吗。

    田嘉志自己坐在屋里啃白薯干,打死他也不会承认自己泡药材那是为了去臭脚丫子味,那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他被媳妇嫌弃了吗。女人怎么那么事多呀。

    大冬天的田嘉志都把棉鞋脱了,特意闻闻自己的脚丫子,也没有多臭呀。

    话说,有也被草药味给遮挡住了。这么重的味道,家属院这边大半都能闻到。

    李嫂子一大早就隔着墙询问田野:“田野呀,这是怎么了,家里谁不舒服呀。”

    田野:“没有,没有,嫂子别担心,我就是熬点草药汁,熏熏家里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李嫂子心说这上大学出来的可真讲究,没听说过没事煮草药去味道的呀:“田野呀,是不会给孩子预防感冒的呀,我家要不又要也熏熏。”

    田野脸红,本来不想嚷嚷着的,可这也不能这么随便忽悠人家李嫂子呀,两人趴着墙头,田野跟李嫂子小声地嘀咕:“嫂子,这是去脚臭的。”

    李嫂子:“啊,这个还能治呀,那不是天生的吗。”

    田野:“大夫说了能治我也就是试试。”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相关文章
本类推荐
  • 爱美文网(www.aimeiwenw.com) ©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豫ICP备15019302号
  • Powered by laoy ! V4.0.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