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社会热图 >正文

小花奋斗路最新章节_ 143、我们的心意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时间2019-05-14 来源:厦门新闻网

  核心提示:阳春三月,夭夭碧枝,皎皎风荷,暖风熏醉,染了春扉。安静的午后,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,轻轻的敲打着心语,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,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。初春的日头,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,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...
 

    过了收费站,张南燕说“这个泊然山居在哪啊,咱们还得先问问路吧。”

    开出去不到十米,这个问题就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就在高速站通往城区的主干道路口边,竖立着一个硕大的广告牌泊然山居欢迎您,往西行驶十五公里。

    “瞧,有指路的。”

    郑帆一打方向,顺着广告牌指示的方向行驶过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,每隔一段距离就有泊然山居的指示牌。起初是国道,后来上了乡道,再后来就是村道,穿过大村小落,鸡飞狗跳孩奔腾之后,指示牌竟然一路把他们带进了大山里。

    山口有一片开阔的平地,郑帆把车停在这里。

    下了车,迎面就是清新的空气。

    张南燕深吸一口,昏昏沉沉的头脑立刻就清醒了,疲倦的身体也重新精力充沛。

    “这里好像我的家乡啊!”她看着面前郁郁葱葱的大山,就好像回到了从小长大的太行山里。

    小小的乳燕飞往南方,再归来时已经长大了。曾经屋檐下的旧燕窝,却还是它最依恋的家啊。

    小燕子满眼都是怀念和依恋,真得就像是一只恋家的“小燕子”啊。

    郑帆知道,张南燕一个人来到首都打拼,她的家里没有给她任何关心和帮助,甚至连过年她都无家可归。

    想起朋友给他的回复,“那家人太麻烦了,就算这次你给够了他们钱,以后呢?贪得无厌的人是不会适可而止的。”

    他的回答是“答应他们的要求。几万钱就可以改变一个女孩儿的一生,值得。”

    郑帆心疼小燕子,只看她家里人的表现,就可想而知,她从小的生长环境会是多么糟糕。

    可即便如此,此刻,小燕子满眼都是对家乡美好的怀念,没有一丝一毫的怨恨。

    这样的小燕子,太可爱了。他真想永远守护她单纯的快乐,哪怕付出任何代价也毫不犹疑。

    想着这些,郑帆发自内心地笑出来。自从小燕子出现在他的生活里,他的笑比之前几年加起来都多。要不是她的出现,郑帆真得觉得自己步入中老年行列了。

    哪会像现在,他觉得自己精力充沛,爬它一座山不癫痫患者究竟要怎么治疗好在话下!

    “我们上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张南燕雀跃地回答。

    两个人一起往山上走去。

    郑帆察觉到张南燕又悄悄走到他身后了。

    这个丫头啊,她的小自卑让郑帆不由怜惜。

    女孩儿应该自信骄傲,应该相信自己配得上任何追求和尊重。

    他不动声色,放慢脚步,等着她。

    张南燕感觉到了郑帆的用意,不由深深感动。当初,在日本旅行时,好几次她都发觉郑老师在走路时似乎有意等着她,她不敢多想,就当是巧合。这一次,她终于确定,郑帆确实是在等她并肩而行。

    她从小就被父母忽视,小小的孩子就算跑着也追不上爸妈,她的记忆中最多的就是父母一边在前走一边骂她慢的背影。自卑伴随着她整个成长过程,就算她长相秀美,她也不敢抬头挺胸,就算她成绩优异,她也不敢站在人前。

    走在别人身后,已经是她根深蒂固的习惯了。

    就算谈了恋爱,她也永远仰望着对方的背影。

    没有人注意到她这个习惯,林栋没有,朋友们都没有。可现在,眼前这个她视为师长敬爱的男人在默默尊重着她,保护着她,等待着她。

    这一场混乱的感情中,张南燕并不确定自己对郑帆是什么感情。她倾慕他、信任他、依赖他,曾经她说服自己这只是对老师的仰慕,后来她放弃不去想感情,只牢记本分和报答。就算她义无反顾跟着他跑出来,她也只是想要陪着他、安慰他。

    这一刻,为她放慢等待的脚步,深深打动了她的心。她决定只要老师需要,她就愿意一路随行。

    张南燕鼓足勇气,快步上前。

    她来到郑帆的身边,身旁温暖的身影给了她莫大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原来不止是郑帆需要她的陪伴,她同样从老师身上获得了从未有过的亲情和温暖。

    她忽然很想牵住老师的手,就像个小女孩儿一样渴望和最尊敬的人亲近。

    她冰凉发抖的手勇敢地伸出去。

    他的手真大啊,她的手都握不住,他手背的指节硌着她的手心。

    郑帆停下脚步,转头看着张南燕。
福州鼓楼癫痫病医院r>     张南燕很紧张很紧张,忍不住发着抖,可是她还是勇敢地回望郑帆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里写明了她的决心。

    郑帆看懂了。

    他反手握住张南燕的手,把她的手完全护在手心里。

    “冷不冷?”他温柔地问。

    “不冷。”张南燕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怕不怕?”他们的面前是要靠双脚去走出来的前途未卜的山路。

    “不怕。”张南燕坚定地说。

    他严严实实握着她的手,说“那我们继续走吧。”

    沿着山路一路往上,越来越荒凉崎岖,可一直有路。虽然这条路只是人为开出来两三米,压实的土路,可沿着路种植着两排小树苗,草丛也特意修整过,无数野花盛开的格外娇艳。

    有了这条路,偏远的深山也显得情趣盎然。人们循山路而上,似乎是沿着落英缤纷的桃林夹流,探访桃花源去。

    张南燕欢快地走在前面,一会惊喜地指着一簇植物说“这是野菊花,晒干了泡水喝,可去火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婆婆丁,焯下水凉拌了,可爽口呢。”

    “快看,快看,这里好多冬瓜啊,长的好大啊,就像一群小猪。”

    “有小爬瓜!”张南燕蹲下身体,手指翻飞,利落地在一片藤蔓中摘着小小的绿绿的小果子。

    张南燕捧着一手心小绿圆瓜,返回郑帆的身边,献宝似的说“这些都长熟了呢。”

    她捻起一颗,对着阳光,阳光把小瓜照的晶莹透亮。

    “我小时候最喜欢吃这种小爬瓜了。”

    她想把小果实给郑帆尝一尝,又害怕他嫌弃这是野草野果,正犹豫呢,就觉得手指头一凉。

    郑帆已经把她手里的小爬瓜拿走了。他看着这一颗圆鼓鼓、胖乎乎,乍一看平淡无奇,仔细看憨态可掬的小果实,觉得非常可爱,味道一定很不错吧。

    “我尝尝。”他把小爬瓜放进嘴里,牙齿一咬,噗嗤一下果肉汁水爆裂了满嘴。果肉中还夹杂着无数硬硬的种子,不需要嚼,就被丰富的汁水带着咽到肚子里去了。

    不过,要说味道嘛,只有一股青草的味道,不北京羊癫疯到哪看好甜不香,没啥味道。

    “好吃吗?”张南燕期待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郑帆满嘴都是果肉汁液,说不了话,就点点头。

    张南燕开心地笑了“我小时候最喜欢吃了,去地里干活的时候,渴了饿了,就摘一个塞进嘴里,可解渴了。”

    郑帆怜惜地看着张南燕,伸出手来,说“这后味越品越觉得甘甜,再给我吃一个。”

    张南燕又发现了几树野枣树,她雀跃着奔上前,要摘来给郑帆尝一尝。

    野枣树长在山坡上,张南燕灵巧的三步两步就爬上去,伸手仔细摘着红红的野枣子。

    郑帆一挽袖子,也要上去帮忙。

    张南燕站在高处,回头大笑着说“别上来,你穿着皮鞋呢,一会儿灌你一脚土。”

    郑帆佯装不满“怎么?嫌弃我年纪大了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爬高上低的活还是让我这个年轻人来吧!”

    “小丫头小看老人家?这些小高度,还难不倒我。”

    郑帆立刻往上迈。

    张南燕不开玩笑了,连忙说“您别上来了,野枣树上都是刺,扎人可疼了。我从小在山里长,皮肤厚,习惯了。您就等着我,很快啊。”

    说着,张南燕埋头采摘,摘来的就装进衣兜里,很快外套上两个衣兜都装满了。

    “您让让,我下来了!”

    张南燕从高处跑下来,刹不住脚步。

    郑帆上前一步,展开手臂,把直冲下来的张南燕一把接进怀里。

    带着横冲直撞的力道,张南燕重重撞进郑帆的怀里。

    心砰砰跳,气呼呼喘。

    她感觉到一双安全有力的手搂住了她的腰。

    扑簌簌~

    一股黄土随着她的脚步,从山坡上掉落扬起。

    呛人的尘土飞扬老高。

    张南燕觉得自己一定是傻了。不觉得呛鼻子,也不觉得迷眼,反而觉得飞扬的尘土美得就像是盛放的烟花。

&nb绥化市有癫痫医院吗sp;   她睁大了眼睛,定定望着郑帆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沉稳深远,那是岁月和智慧累积的星河,让她倾慕、仰望。

    他眉头舒展,眼睛里满是笑,“闭眼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郑帆一伸手臂,护着她的头,把她按进怀里。

    等了一会儿,尘土散了。

    郑帆才放开张南燕。

    他伸手去拂张南燕头发上的土。

    “怎么傻了,连土都不知道躲了?”

    他温柔擦去她脸颊上的灰尘。

    “瞧瞧,小燕子变成小花猫了。”

    张南燕仰着脸,全心爱慕、全心信赖。

    她的手悄悄伸向他的衣襟,牵住了,再也不舍得松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真跑了呀?”

    “那还能有假?我亲眼看着那女的拉(o)着行李往山下走,没走出去十来米,高跟鞋就崴折(she)了,行李箱骨碌碌滚下去老远!”

    “这她不得发脾气?”

    “发,咋不发,冲着小陈老板就是一脚,小陈老板一躲,高跟鞋直接飞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该!来了几天天天不是那个手绢捂着鼻子就是打把伞遮太阳,花小陈钱的时候咋不见她有意见?嫌弃农活脏,也不想想她花的钱可都是种地挣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个是不是又要黄啊,小陈这孩子啊,真是姻缘不兴,这都黄了多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我说,小陈老板找对象的眼光就不行,光想找那城市的、大学生,人家城市姑娘能愿意来种地?要是找个农村的好姑娘,俩人夫唱妇随着,齐心协力,一准发家致富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吧,小陈老板能看上农村人?我听说这小陈家里以前可有钱呐……”

    一阵说话声从不远处传过来,几个妇女转过一道弯,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。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相关文章
本类推荐
  • 爱美文网(www.aimeiwenw.com) ©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豫ICP备15019302号
  • Powered by laoy ! V4.0.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