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产业 >正文

混子的挽歌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四六一 找到了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时间2019-05-14 来源:厦门新闻网

  核心提示:阳春三月,夭夭碧枝,皎皎风荷,暖风熏醉,染了春扉。安静的午后,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,轻轻的敲打着心语,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,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。初春的日头,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,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...
 

    逼仄的房间内,我们三个人心中均是疑云密布,这个房间的陈设很简单,只有一张床,而且被窝里面还带着温度,但是里面的人却不见了,看见这一幕,一种不好的预感很快聚在了我的心头,我看着旁边的葫芦哥:“会不会是这个房间里这个女人,发现了咱们下楼,跑去地下室报信了?”

    “不会!”葫芦哥坚定地摇了摇头:“咱们从推门到下楼,一共用了不到十秒钟,如果她去了地下室,那咱们肯定就遇见了。”

    史一刚也跟着附和道:“我也觉得不像,她就算要出去,总不至于连衣服都不穿吧。”

    听完二人的话,我也变的一头雾水:“既然她没有下楼,那这么大个房间,人怎么可能会凭空消失呢?”

    ‘噗!’

    我们几个正说话呢,在我身后的位置,忽然传出了一个很沉闷的屁声。

    “什么声音?”葫芦哥听见这个声音,下意识的扭头看着我和史一刚:“你们俩放屁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!”我和史一刚齐齐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刚才的声音,是从哪里传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‘刷!’

    话音落,我们三个的目光齐齐盯在了身后的墙面上。

    ‘咚!’

    离墙最近的史一刚伸手,在墙上敲了一下,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:“墙是空的!”

    听完这句话以后,我一下就通透了,我们所在的这个房子,本来就是搞暗娼的地方,那们他们为了保险,弄点暗格和夹层什么的,一点都不会让我感到意外,有了这个想法之后,我再仔细的一看,这个墙果然有问题,这个墙上面有一个很大的缝隙,如果不仔细看,就像是裂开了一样,我抬起手里的刀,顺着那个缝隙往里一插,都没怎么用力,墙体就向会移动一样,往边上挪了一块,随后我伸手使劲一拉。

    ‘哗啦!’

&局限性癫痫怎样治疗才好?nbsp;   面前这个用胶合板做成的暗门,一下就被拉开了。

    ‘刷!’

    门被拉开之后,里面蹲着的两个人,瞬间就暴露在了我们眼前,这个墙后面是一个两平米左右的暗格,里面正蹲着一男一女,两个人都在二十岁左右,那个男的身上还有着不少的纹身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的,滚出来!”葫芦哥看见这两个人以后,指着他们就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哥们,别动手!”那个青年看见我们拎着刀以后,吞咽了一下口水,高举双手就走了出来,身后那个女孩也双手护胸,跟着往外挪,这时候我才发现,这个男人是一丝不挂的,而那个女孩,正穿着一条内裤,看见这一幕,我一下就想起了刚才葫芦哥闻的那条三角内裤,顿时一脸愕然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的,这裤衩子是你的啊!”葫芦哥这时候也反应了过来,看着手里的裤衩子,脸都白了。

    “啊!”那个青年也不知道葫芦哥为什么这么愤怒,但是看见我们手里的刀,还是硬着头皮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‘嘭!’

    青年话音刚落,葫芦哥对着他身上就是一脚:“你他妈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,穿个红色的三角裤衩儿干你爹篮子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我本命年。”青年一脸懵逼的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葫芦哥强忍怒气:“我问你,你是不是给底下报信了!”

    青年摇了摇头:“没有,我以为是警察临检,所以直接躲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听完青年的回答,我如释重负的点了下头:“你们这边的地下室里,是不是关了一个小孩子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青年听完我们的问题,顿时一愣。

    ‘噗嗤!’

    史一刚看见青年犹豫的样子,抬刀就在他胸口戳了一下:“问你话,听不见啊?”

    青年挨了一下,顿时疼的一咧嘴:“是!是!有个小孩,四五岁邢台癫痫病什么医院好的样子!”

    “这孩子什么来路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!我真不知道!”青年捂着流血的伤口,语速顿时加快:“这个小孩是田哥的朋友送来的,这件事就连我们店里的老板都不知道,田哥也要求我们,对任何人都不能提起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孩子还在下面吗?”

    “在呢!”

    “除了孩子,还有谁在地下室?”

    “田哥在呢,除了他,还有他的两个亲信,也在下面呢!”青年看了看自己胸口还在流血的小刀眼,毫不犹豫的就给张海田卖了:“自从那个孩子送来了以后,田哥和那两个人,几乎每天都呆在下面,大哥,我就知道这么多,其余的,我真就不知道了!”

    “张海田手里都有什么武器?”

    “就有几把刀,不过田哥平时吸毒,脑神经已经受损了,跟个精神病一样,不太好对付。”青年想了一下,指着床头:“地下室的房门钥匙,就在被子下面压着呢!”

    史一刚闻言,走到床边探手摸了一下,果然拿出了一把钥匙。

    葫芦哥看见青年挺配合,也没有继续动手,在地上捡起两件衣服,随手就给撕成了布条:“主动点,把手背在身后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青年看了看我们,随后很顺从的就撅着腚,把手背过去了,葫芦哥绑完了青年,又看了看还在捂着胸口的女孩:“我说话,你没听见啊?”

    女孩看见葫芦哥的样子,“哇”的一声就哭了,随后看着青年:“老公,我害怕!”

    “你怕你爹个篮子,要不是因为你放了个屁,咱俩至于这样吗!我他妈说晚上吃蛋炒饭,你非得吃烤地瓜!艹你妈,等这事过去,我非得整个地瓜,顺你腚.眼子塞进去!”青年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之后,烦躁的开口:“别jb捂着了,你看这几个大哥,像是能看上你的样子吗!”

    ‘扑哧!’

    我感小儿癫痫病怎么治疗觉这个青年还挺会说话,被他一句话给逗笑了,随后拿起一件衣服扔给了他女朋友:“穿上吧。”

    “哥,谢谢啊!”青年看见我的举动,竟然还傻逼逼的道了个谢。

    “别bb了,来,张嘴!”葫芦哥捡起那个带有女性私.处芬芳的裤衩子,直接把青年的嘴就给堵上了。

    解决完了房间里的几个人以后,我们三个拿着钥匙就聚在了地下室的门口,葫芦哥把门打开以后,看着我们俩:“下去之后,直接找孩子,咱们忙活了这么久,今天必须把孩子带走,否则咱们所做的一切,就都白忙了,还有,一会不管起了多大的冲突,千万别吓到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“动手!”

    葫芦哥说完话之后,直接把门就给推开了,随后一股刺鼻的发霉的味道,顿时钻进了我的鼻腔里,接着我们三个人拎刀就冲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个地下室里面,墙壁上亮着那种很暗的应急灯,虽然光线不足,但是最基本的照明也够了,我们走到楼梯的尽头之后,面前是一个横向的长廊,左右两边都可以走,还没等我们决定好去哪边呢,右边的一个房间就传出了声音:“谁啊?”

    听见那个房间里面传出的声音之后,我们同时噤声,谁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小曹,是你吗?”里面的人见我们没有答话,再次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‘踏踏踏!’

    葫芦哥听见这个声音之后,对我们摆了下手,最先走了过去,这个走廊不算长,也就是五六米的样子,没走几步,我们就堵在了那个传出声音的门口,而房间里面的人见我们不答话,也响起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‘咣当!’

    我们面前的房门被一下拉开,里面的灯光瞬间将昏暗的走廊给照亮了,随后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中年人就出现在了我们的视线里,看见葫芦哥我们几个之后,这个人本能一愣:“你们是谁啊?谁让你们进来的?”

    ‘刷!’
<用药治疗癫痫很长时间,为什么病情还会发作?br>     男人说话的时候,我的目光一下就定格在了房间里面,他身后的这个房间很大,而且东西也摆的挺齐全的,墙上的壁挂电视正放映着电视剧,旁边还摆着两张双人床,其中一张床上,两个中年人坐在床上,也一脸狐疑的看着我们,而另一张床上,赫然睡着一个小男孩,长的跟胡成林的另外两个儿子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操!”面前的这个中年发现我们都在盯着孩子看,顿时反应了过来,伸手就要关门。

    ‘嘭!’

    我看见男人动了,反应很快的抬起腿,对着门上就踹了一脚,随后铁门‘咣’的一声撞在了墙上,在地下室里传出了很大的回音,葫芦哥举起胳膊,一刀劈在门口这人的肩膀上,随后抬腿就把他踹进了房间里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的!”房间里面的另外两人看见我们的动作以后,一个人拎着个酒瓶子,另一个人掏出折叠刀就冲了上来,我们也挤着冲进了房间里,两伙人瞬间开怼。

    ‘咚!’

    拎着酒瓶子那个人窜上来,一瓶子就砸在了我的头上,我跟着一抬手,横着就在他肚子上划了一刀,这个人灵活的一躲,挨了刀之后微微侧身,一脚就踹在了我的肚子上,把我踹的连退了两三步。

    “小b崽子,瘦的跟你妈一根筷子似的,你还敢跟我打冲锋呢?”这个男人骂了一句之后,拎着酒瓶子再次冲了上来,对着我就要再次动手,而葫芦哥在收拾完了那个开门的人之后,从侧面一脚就把这个人给踹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都jb别动!再他妈晒脸,我把你们全剁了!”史一刚手持钢刀,扯着嗓子就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妈了个b的,你还真拿自己当超人了?!”攥着折叠刀的中年闻言,迈步就走了上来,他打着赤膊,我仔细一看,这个人也瘦骨嶙峋的,并且胳膊上全是密密麻麻的针眼,想来应该是就张海田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本来已经睡着的胡沁也被吵醒了,看见房间里面乱糟糟的场景,“哇”的一声就哭了。

    场面顿时乱成了一团。l0ns3v3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相关文章
本类推荐
  • 爱美文网(www.aimeiwenw.com) ©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豫ICP备15019302号
  • Powered by laoy ! V4.0.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