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电玩 >正文

豪门惨案最新章节_ 第183章 诡异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时间2019-05-14 来源:厦门新闻网

  核心提示:阳春三月,夭夭碧枝,皎皎风荷,暖风熏醉,染了春扉。安静的午后,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,轻轻的敲打着心语,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,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。初春的日头,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,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...
 

    领域文学网

    “张大大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胡笙和李珍同时出现在屋门口。他们红着眼睛诧异的看着陈贤惠和张大大两个人。胡笙率先走了出来,他莫名其妙的看看他妈,又转头看看张大大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我我来找你!”张大大咽了口口水,站直身体。

    “怎么?谈的怎么样了?”胡笙看他,眼里露出期待的眼神。

    张大大看着他,张着嘴。陈贤惠已经走回她原来工作的地方去,她坐在那里,弯腰理着刚从土里挖出来的花生。此刻的张大大多想剥几颗花生扔在自己的嘴里给自己壮胆啊,没有酒,花生与酒同醉。

    李珍站在门口看着他们,一副高高在上,不可一世的表情。哼蠢女人!张大大冲她笑了笑!李珍只是轻蔑的看了他一眼,便消失在那屋子的黑洞里。他很好奇,他们为什么不开灯。

    胡笙回头看了眼自己的妻子,他一巴掌拍在张大大的头顶,“你盯着我妻子看,干嘛?”

    张大大回过神来,他似乎听见有人在说,“你那妻子又不是什么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他下意识的看看胡笙,再看看门口劳作的妇女。甩甩自己的脑袋,完了,他吗的,我也疯了。他妈说的对,这个镇子有一种魔力,让人发疯的魔力。见了鬼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,没有,胡笙,其实我想,我想,我想给你说一件事。”张大大吞吞吐吐,额间不停的冒汗。

    “你很热!”胡笙抬眼皱眉打量他,北京羊癫疯频繁发作如何治疗然后低头为自己点了一根烟,“我知道,你不想干了!”他将烟叼在嘴里,说的含混不清,“玛丽电话说了,她说你想回城,似乎在这里遇到点麻烦?是吗?”

    张大大愣了一下,玛丽说的,玛丽说的,可她怎么会

    “要不要我帮你说?”

    “不用,这个事情得我自己说,我可不想他认为我跟你是一伙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你本来跟我就是一伙的啊!”

    这个贱女人,两面三刀,想两边做好人,干了见不得人的事还想全身而退?哼!

    啪他朝地上啐了口,伸手接过胡笙递过来的烟。

    “哦,是的,昨天她问我来着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什么时候走?”胡笙吧嗒吧嗒的猛抽烟,张大大奇怪的看他。这是中华,不是水烟。

    “就这两天。”

    “你遇到什么麻烦了?”

    “有个人失踪了。”

    “镇上的人?”

    “我,其实,不太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跟你有关系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怕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不想给自己添麻烦,或许给你们添麻烦。”

    胡笙扔掉手中的烟。这时,李珍从那黑洞洞的房子里天津癫痫医院哪里好走了出来。她踢了一脚陈贤惠的簸箕,里面的花生发出哗啦啦的声音,眼看就要从门前梯坎上掉下去,陈贤惠及时伸手抓住了它。她抬头看了一眼李珍,面色平静。李珍朝他们走了过来,陈贤惠跟随她的身影,直到与张大大对上眼。

    我知道你是谁?

    不,你不知道。

    你逃不掉的。

    见鬼。

    陈贤惠冲张大大笑笑,他立刻感到后颈窝的汗毛全都竖起来了。

    李珍走到胡笙的身边,一只手放在他的腰间。胡笙递给她一只烟。似乎抽烟这个问题他已经不再反感而是非常适应。她踮起脚尖轻轻的在胡笙嘴角上啄了一下,对他露出灿烂的笑容。张大大对这个笑容很陌生,这张脸他很熟悉,但这笑容

    “张大大,你把那个捡垃圾的本地人怎么了?”她甩了一下头,笨拙的吐出一个烟圈。

    东施效颦!张大大愣了一下,他立刻看向陈贤惠,但对方低头捡花生,似乎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安总,没有。我不认识那个人。怎么会把他怎么样!”他干笑两声,眉头紧蹙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那个警官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哦!”她笑了笑,突然猛咳嗽了两声。

    胡笙将她手中的烟抽走,放在自己的嘴里。张大大看着这对夫妻,一种诡异的氛围在他们四周弥散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碰巧”

    “你不应该去找他!”胡笙说。

    “对啊,你不应该去找他。”李珍应和道,“我本以为你很聪明,玛丽说你很聪明!”吉林哪家癫痫病医院好>
    张大大红了脸,他有一种被玛丽玩弄于股掌的感觉。被人牵着走真他妈不爽。

    “玛丽啊她其实并不了解我!她没有告诉你,她也打算回城吗?”

    “哦?是吗?”李珍挑眉,她看了自己的丈夫一眼,再偏着头看向张大大。“你们两个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明白你的意思?”

    “狗咬狗,多半”

    “两败具伤啊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”胡笙和李珍同时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大大紧张的看着他们,一种不安的情绪在他胸间荡开。

    你跑不掉的!

    谁说的?

    反正你跑不掉!

    “大大,我们不是说说你们!”胡笙依旧在校,他似乎停不下来,但张大大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好笑的,“我我们只只是是想起了一个笑话。”他又回头搂着他妻子,他们两人都笑得直不起腰了。“只只是是一个笑话!”他又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张大大莫名其妙的盯着他们,忍不住再次回头看向门口那妇人。

    孩子,快跑吧!快跑!

    张大大盯着她,不明白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跑,快跑!

    突然胡笙一把抓住郑州哪家医院能够治愈癫痫病张大大的手臂,他看上去有些生气了。“你为什么都不笑?嗯?”

    “我我不知道你们在笑什么?”张大大很想把他的手扒开,他觉得胡笙有些陌生。也让他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知道不知道讨好自己的老板啊?”胡笙突然将他的手朝一边甩开。怒目圆睁,那双眼睛火红,布满血丝,就像通宵喝酒打麻将的人一样,但之前他还好好的啦!“你想跑路?跟那个贱女人?”

    “胡笙,我不是这个意思!我我没有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大学同学?”

    张大大往后退了一步,畏畏缩缩的点点头。其实他们不是大学同学,真的算不上,只不过是一个系的,但是他们之间从来就没有同学之情,而且他们上学期间几乎从未说过话。他对胡笙的了解也不过是听说,那个时候他和安心可是学校的大新闻啊!农民和有钱的富家神经病女恋爱了!多轰动啊!多八卦啊!他曾经偷拍过他们约会的照片去卖钱,对,他干过那样的事!

    “我不记得你!”李珍说。

    “你那时叫安心!”张大大说的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哪知李珍一听这个名字就火冒三丈,她抬起手似乎想要揍他,但胡笙拉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你那个时候是叫安心!”他冷静的说。“你不能连自己的名字都忘记!你妈已经死了!死了!”他突然又吼了两声,唾沫飞溅!这态度的变化简直让张大大抓不着头脑,他觉得胡笙此刻的样子像极了一个喝醉酒的人。

    他父亲是个酒鬼!未完待续。

    领域文学网手机地址 请分享给您的朋友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相关文章
本类推荐
  • 爱美文网(www.aimeiwenw.com) ©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豫ICP备15019302号
  • Powered by laoy ! V4.0.6